02-2 无头冥想

(冥想内容从3分18秒开始)

小贴士:

无论你选择什么样的方法,都不必在这个练习中挣扎。它的重点不是深入内心,也不是要产生一些超凡体验。需要再次说明的是,无 我并不是意识“深处”的一个功能。

无头的风景,就在意识的表层,你回眸的瞬间,就能轻易瞥见。你要去留意的是整个世界在回眸的第一瞬会如何呈现,而不是你仔细端详后的样子。你要么会立刻看见这个真相,要么什么都看不见。

而对这广阔觉知的一瞥,只会留存一两个瞬间,随后思想就会进来干扰。你只需要在尽可能放松的情况下,一次又一次地重复这一瞥。

这个练习在生活中随时都可以进行。

Untitled1.jpg

译文

那天发生的事情简单到荒谬,毫无惊奇可言——我只是停止了思考。

一种奇特的宁静,一种带着觉察柔软和酥麻降临在我身上。

思辨、想象以及一切脑中的碎碎念都寂灭了。

生平第一次,语言对我失去效力,过去和未来都渐次离场。

我忘了我是谁,我是什么,我的名字,我的人性,我的兽性,

和所有称得上是“我”的东西。

仿佛我就在此刻刚刚诞生,崭新;无念;无记忆。

存在的只有当下,只有这个瞬间和其间清晰展开的种种。

我发现,我的裤子向下延伸止于一双棕色的鞋,袖子向两端延展止于一双手。

然而衬衫向上却是止于——止于无物!

那一瞬间,我清晰地发现,这个本该是头的地方,是空。

但它又不是乏味的空白虚无,相反,它是充盈的。

它是无尽的空填着无盈的满,是能够容纳万物的无物。

它里面有青草有树木,有阴翳的远山更远处是雪峰。

像有棱角的云,驰骋在湛蓝的天。

我失去了一个头,得到了一整个世界!

毫不夸张地说,这种感受让人窒息。

我似乎完全停止了呼吸,包裹在存在里。

这无与伦比的场景,是真正的奇迹,是惊喜,是欢欣。

它在纯净的空气里闪耀着,无需任何支撑;

悬浮在虚无中,完全不依赖于我,也不被所有观察者打扰。

它的全然存在,就是我的全然不存在,无谓身心。

比空气还轻,比玻璃还透,“我”消失得无影无踪。

尽管这一幕如此神秘,它却不是做梦,不是晦涩的玄学。

恰恰相反,它更像是从平凡的长眠中突然苏醒,是梦的终结。

它是一个自发光的现实,一扫所有杂念。

它是生命里一个澄澈的瞬间。

它揭示的只不过是再明显不过的道理,

我却因为太忙碌,或太自作聪明,从未注意。

直到此刻,我才停止忽略。

存在的只有径直的、不带批判的察觉,

察觉是什么一直在盯着我的头,想要看出个究竟。

然而,我究竟是没有头的。

这一幕如此简单直白,不需要任何论辩思考或词汇。

也没有任何问题冒出,没有此种经验本身之外的注解。

只有平和,只有安静的喜悦,以及一种放下了不可承受之重的释然。

它始终存在,我却盲视至今,从未看到这奇迹般的头的替代品。

这无限的清澈,这透亮而纯净的虚空。

这虚空又是万物本身,而不仅仅是容纳着万物。

因为不管我多么仔细去看,都找不到一个透射着那些山峰、阳光和天空的巨幕;

找不到一个映照着它们的镜子;

找不到一个拍摄它们的透明镜头或光圈;

也找不到一颗感受它们的心灵或头脑;

更毋宁说一个在这片景色之外的观景人了。

不存在任何间隙,也没有距离这个虚妄的隔阂;

无尽的蓝天,雪的粉色边缘,草地绿得晶莹。

它们又怎么会是远的呢,如果没有一个“离我远”的“我”作为参照。

无念之空,拒绝任何定义和方向。

它不是圆的,不是小的,也不是大的;

甚至不在这里——

因为根本不存在区别于“彼处”的“此处”。

延伸阅读:

Douglas Harding - On Having No Head: Zen and the Re-Discovery of the Obvious

Sam Harris - Waking Up: A Guide to Spirituality Without Religion

———————————————————————————————————————————————————————————————————————————————————————————————— 欢迎下载知识星球app ,加入「章鱼觉醒」社群

与更多有思想有情趣的朋友一起

在日常生活中踏实修行

微信图片_2019061115143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