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宇宙的第0帧——漫谈启灵药与不二论

本期嘉宾Nada对启灵药有非常深入的研究,欢迎大家关注他在Telegram上的频道,MapofMatrix, 在那里他会分享有关启灵药的咨询,以及他自己的思考。

节目中提到的不二论,不是一门实证科学,而是一种内生知识,更多是通过体悟而非逻辑获得的。

不二,最直观地理解就是超越二元对立,就是世间万物是一体的,也是空性的,本质上并没有高低、贵贱、好坏、对错的属性,只有当我们创造出区隔,才有了差别心。

从主体论的角度来说,不二就是消解了“自我和他人”,“主体与客体”的区别,把“你我他”都看成是一体的,这也是慈悲心最根本的来源。

在灵性层面上,不二就是“我”与“神”也是合一的,神并不在宇宙之外,神的涌现,就是宇宙的诞生,我也并没有外在于神。当我们处在无明中,我们就看不到神,更看不到我们与神是不二的。

virgil-cayasa-wypWVHGOgns-unsplash copy.jpg

分享一段关于不二的非常精妙的描述,来自安迪威尔的经典短篇科幻小说《蛋》。

小说讲述了一个刚刚车祸去世的人在转世投胎之前与神的一次简短对话。小说是以“神”为第一人称视角来写的,以下是一段节选:

“生命的意义,我为你创造这整个宇宙的原因,在于为了让你成熟。”

“你是说全人类?你希望我们成熟?”

“不,就是你。我为你创造了整个宇宙。每一世你都成长,变得更成熟,拥有更大更好的宗智慧。 ”

“只有我?那其他人呢?”

“没有其他人,”我说,“在这个宇宙中,只有你和我。”

你茫然地瞪著我,“但这世界上所有其他人……”

“都是你。都是你不同的转世。”

“等等!我是所有人!”

“现在你明白了,”我说,拍拍你的背表示祝贺。

“每个曾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是我?”

“现在活著的也是。”

“我是亚伯拉罕•林肯?”

“你同时也是约翰•威尔克斯•布斯,”我补充道。

“我是希特勒?”你骇然道。

“你也是他杀害的千百万人。”

“我是耶稣?”

“你也是他的所有信徒。”

你陷入沉默。

“每一次你伤害他人,”我说,“都是在伤害自己。每一次你行善举,都是在帮助自己。他人经历过或即将经历的一切快乐和痛苦,你都会经历。”

你思索了很久。

“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

“因为有一天,你会成为我。因为这就是你。你是我的同类,你是我的孩子。”

“哇,”你难以置信,“你是说我是一个上帝?”

“现在还不是。你是一个胚胎。你还在成长。当你经历了所有时间里所有人的一生,你就足够成熟,可以出生了。”

“所以这整个宇宙,”你说,“只是一个……”

“一个蛋,”我答,“现在该是你去下一世的时候了。”

然后,我送你上了路。

我们的祖先是通过冥想和苦修来悟到不二的,而今天的我们有启灵药的帮助,就像是游戏里的一个回城卷,可以瞬间回到万物的故乡,有机会短暂地破除无明,看到诸法空相。这就像是坐火箭和徒步跋涉的区别。然而,火箭只是一个运载工具,如果对坐火箭本身产生了攀附和执着,或者对在外太空看到的花花万物产生了迷恋,也就滋生了另一种无明。

与君共勉。

alex-VxtWBOQjGdI-unsplash.jpg

BGM:

Zero Cult 《Full moon night》

朴树 《活着》

WechatIMG854.png